劉銳紹:大遊行後的形勢評估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月二十二日,接近八十萬人投票,七月一日,超過五十萬人上街。其後,北京指示下屬評估形勢。按理,民意清晰表達了真普選的訴求,北京看到港人的強烈反彈遠超預期,應思考治港政策是否出了問題?為免形勢惡化,中央是否應調整現時的治港政策?但可惜,綜合各方消息,北京的反應並非如此,而是認為「民意被綁架」;甚至一些更「左」的意見則認為,民意只是「(流)氓意(見)」而已,不需理會。

有消息指,「七. 一」大遊行後北京要求下屬關注和研究的問題只是:反對派(尤其是激進力量)下一波會怎樣做?外部勢力會怎樣乘勢推波助瀾?「佔領中環」會否提早出現?香港警方有否足夠能力應付「佔中」?換言之,北京仍是一副戰鬥姿態,強攻強守。「強攻」者,乃指發表《香港白皮書》之後的其他高壓措施將陸續到來;「強守」者,乃指抵消反對派和外部勢力影響的工作也會加緊推行。

搜集近期政商界和社會動態,一些現象已浮現出來。例如:商界人士和機構陸續收到勸籲,不單不能支持「佔中」,還要公開表態反對「佔中」;某些商業機構不願介入政治,但正在洽談的生意馬上擱置下來。又如:近年成立的數以百計(可能更多)的新團體收到溫馨提示,請他們(在半官方的資助下)「多作貢獻」。再如,內地的研究班子陸續發表香港經濟形勢的預測,揭示香港失控將帶來極大的負面效果。

其實,上述都是已經進行或加緊進行的工作,新意不多,但有些舉動卻是過去較少出現、而現在正不斷升溫的,圈中人已感到「熱力逼人」。例如,輿論雖有壁壘分明,但也有一些被視為『較溫和、相對客觀中立』的人士,不會受到直接的壓力。近期,這些人士開始備受垂注,感到『愛的壓力』。他們收到不明來歷的信件或電郵(不像是一般「五毛黨」發出的,因為內容十分系統地記錄了這些人士的言行),語帶警告,勸他們要「作出明智的選擇」。這種態勢顯示,過去可以站在中間,如今站在中間也不行。

又如,建制派中有的是上下級關係,有的是統戰關係,他們一直按中央「精神」(即指示或暗示)行事。最近,屬於上下級關係的建制派受到批評,上級責備他們「不能再思想混亂下去」,要堅決對外。屬於統戰對象的建制派也感到不妙,傳話人的語氣明顯轉硬,表明這次「必須站好隊」,「如不站穩立場,後果自負」。有些傳話人更直截了當地說:「如不合作,關係到此為止。」

無論上述語言只是靠嚇,還是動真格,也反映北京到目前為止還未從香港民意的浪潮中醒悟過來。有關方面正做好進一步發功的準備,萬事俱備,只欠「吹雞」(中央下一步指示)。事實上,在中方內部,強硬聲音當道,溫和聲音已不成氣候。據聞,強硬派唯一可以妥協的是,當北京授意港府公布政改方案之前,有關官員還可以擺擺姿態,再與泛民人士溝通一下,再向香港人說明一下,但這些都只是策略上的調節,屬「進攻前的變奏」,而不是政策上的改變。可見,如北京一意孤行,香港要有真普選確實前路維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