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健興:梁特「內交」更待何時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兩地簽證問題日益嚴重,正是梁振英一展「內交」策略之時。


特首梁振英向來積極推廣香港及內地城市之間的關係,更以自創詞語「內交」聞名。自一二年上任,包括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在內的梁班子便不斷尋求與中國各地方政府交流合作的機遇。但即便梁特在「內交」策略上頗有心得,內地旅客及水貨客問題卻依然把他弄得焦頭爛額。

就在本週,對於湧入香港的內地旅客及水貨客的敵視已變得不堪入目。而此前,梁特信誓旦旦,揚言會收緊對深圳的一簽多行政策以舒緩其對本地居民日常生活帶來的不便。

梁特在出發前往北京參加三月五日開始的人大會議前作出承諾,會與中央當局探討問題。但當他一踏足北京,便以「問題複雜」為由令香港人希望落空。他更表示任何政策上的改動都須要考慮內地同胞的感受和得到他們的同意。

梁特稱開放一簽多行實為木已成舟,而官員亦說限制持一簽多行的內地人士入境在實行細節上亦困難重重。

神洲恩澤…

梁特藉爭取北京支持處理入境問題以提高民望的期望故然落空,而他似乎亦低估了問題引來的政治及政策亂狀。

當梁特無助解決爭端,市民對日積月累的不滿便終於蔓延至中港對立的敏感議題。針對水貨客(根據海關官員聲稱實多為香港人)的示威便成為了本土運動的旗幟。

佔領運動過後,對於港獨行動的恐懼,甚至思緒,已經逐漸加劇。 在「本土主義」的旗幟下,反對大陸遊客和水貨客的示威活動已經把問題進一步複雜化,並為港中關係火上加油。

3月8日在北區的反水貨客示威活動是運動歷來最醜陋的一次。憤怒的示威者出腳不停踢懷疑是內地遊客的路人所持的行李箱。一名上年紀的男人和一對母女(事後證明並非水貨客)被示威者騷擾的新聞片段在電視台播出後,引來一眾官員和建制派政客出聲譴責。甚至一些在涉及利益衝突的問題上揮動「香港優先」旗幟的社運人士,事後亦與「激進派」劃清界線。這並無助減輕政治爭論。內地網站上充斥著網民爭鋒相對的發洩。其中有人提出用錢支付內地遊客到港與香港人挑起爭吵;亦有人聲稱已經撕毀了自己來港的入境許可證,以表達他們的憤怒。

曾幾何時

2003年爆發非典型肺炎(SARS)後,遊客紛紛逃離香港,使香港一度成為「鬼城」。在香港政府的要求下,北京取消內地旅客來港限制,以幫助振興本地經濟。一些特定城市的居民在自由行計劃下允許來港旅遊。深圳的居民更享有多次入境許可,可無限次來回港深。

曾被譽為共贏的旅遊安排,卻因本地居民對始料不及的副作用而變得不受歡迎。這些副作用包括擁擠的公共交通工具,嬰幼兒配方奶粉缺貨,內地遊客的不禮貌行為,以及水貨客等等問題。

政府為舒緩陣痛向內地當局為一簽多行「封頂」的壓力日益增加。也有人提議暫停在自由行名單上增加新城市。

然而,梁特首的團隊似乎不太情願妥協。在政治上,官員認為在對等的原則下,兩地的居民或許應受到同樣的限制 —— 如果深圳的居民的訪港次數被封頂,港人到大陸訪問的次數又是否應該受到限制呢?

撇去政治上的尷尬和敏感不提,政府官員擔心新的限制會對零售和旅遊業有實質及形象上的不利影響。官員擔心,面臨著世界和中國在2015年經濟實力不穩下,城市無法承受內地遊客數量大幅下降。

北京在「一國兩制」的框架下,對付香港的手段,甚至政策,都出現深層的變化。在這個情況之下內地遊客和水貨客的爭議亦變得更複雜。

更待何時

香港主權在1997年移交前,香港的利益比大陸其他地區明顯得到優待。來自廣東的供水,甚至在遇上旱災時期,仍給予優先考慮。當年上海亦讓位讓香港成立中國第一間迪士尼主題公園。類似的個案還有很多。

回歸十七年後,對於香港是否仍享有上述特權和地位的疑慮揮之不去。各種細微的變化將在可見的未來發生。

也許,當香港與其他内地城市發生利益衝突時,中央政府不會再插手維護香港利益。全國人大常委代表范徐麗泰評論內地旅客爭議時說,港府應直接與各省級地方官員直接洽商。言下之意,就是香港不能再指望北京出手相助了。

相比於董建華及曾蔭權兩位前任特首,梁振英在以「內交」手段與其他省市保持良好關係的重要性上,比誰都談得多、做得多。現在是內地旅客訪港政策最需要修補之時,也是梁振英一展「內交」重要性的關鍵之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