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硬手段對付「魚蛋派」將弄巧成拙

本文由Alex Fok翻譯,原文可見於此處


 

旺角一局只能說雙方都被弄得焦頭爛額。

先說明一下,這次事件並不是佔中(雨傘)的下半局,如果政府處理失當,只會比佔中帶來更危險的影響。

雖然佔中最後並沒有如一開始的計劃般實行,但當中的一些理念,特別是和平抗爭的方針,仍然主導了雨傘運動,這些基因促成了佔領區中出現著自修室,小花園,小畫廊及垃圾收集點等一干景象。

示威者會透過網絡呼應號召提供人力物力。而當與警察發生衝突時,大多數示威者都會高舉雙手證明自己沒有使用暴力的意圖。

不過「魚蛋革命」卻不盡相同。與佔中成千上萬的群眾相比,這次只有數百人參與。而這些人都有備而來,在鏡頭前手持盾牌及本土民主前線的旗幟與警察大幹一場。參與者幾乎全為年輕人,而網絡上的號召,除了早已準備好的群外,只能說是不甚見效。參與者的「勇武」自然亦與主張和平的佔中大相逕庭。

佔中雖為年青人主導,但年輕較高的人以及民主派政客亦有參與其中。而這一次的動亂則是由一小撮人發起,其後才有大學學生會的聲援。

這些煽動者是對現狀感到絕望的一群。儘管以失敗收場,佔中/雨傘在發起以至執行時都帶有一股對期盼。當然,亦正正是對期盼的落空造就了「本土派」— 以及由此起的「魚蛋派(原文為Fishballers)」。

在美國俚語中,「ballers」指的是那些比小場面的流氓還要走前一步的人 — 那些「見過大場面」的人。可惜的是,那些在雨傘運動後最為悲憤的一小部分人正有向這方面發展的趨勢。

警方不智的部署分散了警力,繼而被示威者追打至增援到來為止。而在更早前兩發飽受批評的槍聲響起時,附近已有一名警員狼狽躺在地上,須知與某港大校委教授的「插水」是不能相提並論的。

警方在不少情況下的人手不足及場面控制失當導致他們採取最壞的手段。他們仍用胡椒噴霧嘗試解決事件,而圍毆一名《明報》記者的片段亦讓批評警方濫權的指責有了口實。完全無視正當控制手段,拋磚還擊的警員則應當被嚴正處分。

如果警員處理騷動的方式仍停留在六七暴動的年代,那只代表了他們在這些年間的所有訓練都已不適用於這個新時代。

而真正的危機在於,政局已從舊有的支持建制/反對建制的對立變成支持政府/反對政府的對立。而反對政府則包括在議會拉布的泛民以及他們不太樂於為伍的本土派。

本土派則站在議會政治和街頭抗爭之間。青年新政在這一次的立法會新界東普選就將候選人一席讓予本土民主前線發言人梁天琦,梁於這次魚蛋革命中亦是被捕者之一。

梁被捕可能是本土派的錯著 — 也可以是一步暗棋。Saul Alinsky在他的《Rules for Radicals》中曾提出社運領袖可於牢中侍三至六個月。「長毛」梁國雄曾如是,現在則輪到梁天琦。

泛民除了出來譴責魚蛋革命的「根本原因」外,在這次事件中實在乏善可陳。這已不是他們的遊戲,可能也解釋了為何當中有不少人已欲淡出政壇。

彌漫於香港的「負能量」不會因幾個博物館的免費入場優惠而得以驅散。而香港政府卻在真正修補社會關係及與北京的強硬立場站隊之間往往選擇了後者。

其中一個宣洩這種負能量的成品就是近期膾炙人口的獨立小品電影《十年》。電影嘗試以五個故事描繪出2025年的香港,而在第三個故事《自焚者》中,對社會的絕望化成一宗在英國領事館外的自焚事件。

這種忿怒亦可見於那些走上旺角街頭的人,但在人數上一直成不了氣候,直至當晚的騷動。如當局處理不當,問題只會繼續惡化。

這次的事件有足夠的證據拘捕參與者而不會被人指破壞法治,但成功將這些人入罪亦代表將他們推向更深的絕望中,刑事案底會令這些人更難以求職或移民。他們將成為往後長久且持續的動亂的主力。政府愈想打擊他們,結果愈是弄巧成拙。

在不少地方,自由鬥士都會出於必要而與尋求利益的有組織犯罪集團合作。如果協助激進派能耗费警方的心力,地下組織又有何樂而不為?

香港的政壇有可能會充斥著帶有危險激進思想的反政府派。如同北愛爾蘭等地方,那些受人尊敬的政界人士隨時會是暴力分子的一員。溫和派會被批成叛徒,鼓吹溝通的人將被迫下舞台,令社會更加分化。

但如果我們的政客及官員能對症下藥,他們仍可以將當晚發生的事情作為雨傘運動的黑暗面而流於歷史書中。

當局應不時與社會各界人士溝通,了解他們的憂慮。比方說,除了娛樂業界外還有誰關注並支持《版權條例》修訂通過?在建制派中人也顯得不甚關心的情況下,何不坐下來討論撤回方案的可能性,讓其他重要的議案先行?

官員則應與仍願意溝通的本土派交流。雖然筆者不認同奶粉及旅客限制,但相信仍有很多方法能在不影響經濟環境的同時照顧到本土派的要求(例如禁止鬧事的旅客再入境)。

在意識形態上,政府需要證明它比本土派更「本土」。我們的特首應懂得在逛年宵街集不忘吃魚蛋及喝本土啤酒,而不是派食環人員驅趕一個受市民歡迎的地道活動。他需要為港足打氣,即使對手是中國隊。而當本土利益與北京立場相左時,行禮如儀地為港人發聲亦未嘗不可。《環球時報》可能會口誅筆伐,但反正這就是它的風格。

也就是說,政府應以港人的利益為依歸。雖然當局已提出不同措施,但它仍需要證明這些措施是真心為民,而不是造給自己和北京看它們在長遠能帶來好處,因為很多影響深遠的破壞都可以在短時間內發生。

看遠一點,如當局現在採取強硬手段,社會上部分人只會更義無反顧走上暴力抗爭的路。政府不能自行製造它口中的「外國勢力」,但卻能把「魚蛋派」變成一批真正的「暴徒」。

the author

Andrew Work is the CEO of New Work Media, publisher of Harbour Times. He has run The Canadian Chamber of Commerce in Hong Kong, founded The Lion Rock Institute and has over 25 years engagement in media, politics, policy and community engag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