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47促使年輕人改變香港政治版圖

(資料圖片)

本文由記者Benny Kwok翻譯。原文《Young politicians redefine HK debate as 2047 looms large》由記者Benny Kwok所寫,於4月20日刊登。


 

熟睡的巨人往往需要時間來喚醒他們。香港這個巨人,已到它睡醒的時刻。

與1980年代的時候一樣,只有少數香港人會盤算1997年主權移交後的政治變化。近年,即使李啟迪在《明報》撰文談香港2047,甚至《港報》也報道過香港2047,這個議題在公眾只有零星反應。雨傘革命後,香港人變得迷惘,沒有興趣多談遙遠的將來。

1989年的六四令很多香港人關心他們在1997年之後的命運。但在2016年,旺角騷亂和隨後冒起的香港民族黨,迫使香港人着眼未來更長遠的事,包括港獨這個心魔,以及2047年7月1日起香港的命運。香港前途問題討論已經開始。

 

當黃之鋒50歲時

公民實踐培育基金上星期五(4月15日)舉辦論壇,探討什麼條件令香港今時今日成為國際金融中心。講者發言時,沒有因為在場的觀眾均是精英階層,而對政治敏感議題避忌。公民實踐培育基金主席詹德隆在財政司司長曾俊華和滙豐控股行政總裁歐智華等嘉賓面前,不但嚴厲批評梁振英政府管治不力,也提到政治穩定這個令香港成功長期成為金融中心的基礎,正受到威脅。

詹德隆引用黃之鋒,這名曾在2014年10月登上《時代雜誌》亞洲版封面的著名學運份子來舉例。詹德隆稱,黃之鋒只有31年時間為香港的未來拼搏。到了2047年,黃之鋒只是50歲,正值他的事業、收入和養妻活兒的黃金期。詹德隆指出,前景不明,令年輕人變得躁動,香港的政治也變得激進。

 

啟發他人的成功例子

香港的年輕人和本土派組織,不再懼怕以香港命運自決或香港獨立之名來當作其終極目標或政治宣言。驟眼看好像是天荒夜談,但他們似乎已獲取了一些政治實力。主張港獨的本土民主前線,其候選人梁天琦在2016年2月的立法會新界東補選中,意外獲得15.4%選票,這亦是香港有史以來首個主張港獨的候選人獲得選票。假如梁天琦在今年隨後的立法會選舉能維持選票數量,他基本上已穩奪議席。梁天琦這個成功例子已啟發了其他人。

公民實踐培育基金的論壇舉行前5日,青年新政為首的溫和本土派組織以「香港民族,前途自決」為名義,宣布組成選舉聯盟,為2016年9月的立法會選舉作準備。即使機會未必大,這個選舉聯盟將推動政府在2021年舉行決定香港前途的公投,而港獨是其中的選項。

青政選舉聯盟分別為香港政治和中港關係清晰地劃下了新的界線。

年輕人有了自己的世界

青政選舉聯盟分別為香港政治和中港關係清晰地劃下了新的界線。

泛民主派和本土派之間已劃下楚河漢界。泛民擁護1984年《中英聯合聲明》所定下的「一國兩制」原則,即香港享有「高度」自治,以及「資本主義生活方式50年不變」。此外,聯合中聲明亦強調香港的主權無可爭辦地獲移交至中華人民共和國手上。

 

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再)是香港年輕人的主宰

本土派認為,香港前途談判在1979至1984年舉行期間,香港公眾全無話事權,故此《中英聯合聲明》的合法性存疑。中華人民共和國在1972年獲承認為聯合國成員國後,香港在中華人民共和國要求下,被剔除在聯合國非自治領土名單在外,本土派同樣質疑有關決議案的合法性。基於上述情況,為了平息有關香港命運由非香港人決定的爭議,本土派提出前途自決,以決定香港的政治前途。

 

政治爭論的轉捩點

中港關係不再是如何爭拗「民主」的定義和程度,而是與台灣的情況類似,很快已變成統一(「一國一制」)和分離(「港獨」)之爭。北京官員及其喉舌警告,港獨運動將損害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主權和國家安全。不太認同大中華身份的本土派,對自身的香港特別行政區護照或出入境紀錄中,所列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的合法性,以及其法理邏輯,均有所質疑。

如果你有意在2017年6月30日後,以三十年按揭的方式在港九新界置業,便要留意了。

2047也是土地問題

再者,2047問題在土地擁有權這個重要一環上,亦帶來不明朗因素。根據《中英聯合聲明》附件三,新界和新九龍(界限街以北的九龍半島)的土地租借權在2047年6月30日屆滿。

一旦土地租借權屆滿,各種問題便會浮現。

投資者和公眾開始詢問2047年7月1日後,新界和新九龍的土地業權將會採用哪一套法律制度。最簡單和最少爭議的解決辦法,就是各界一致同意把現時沿用的英式法律制度延長至例如50年。可是,北京對港政策日漸強硬,假如北京屆時最終硬性規定在新界和新九龍一律採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土地法律,即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所有土地均是國家擁有,也不是出奇的事。同樣,現時很多位於香港島和界限街以南的九龍半島的土地租借權屆滿日期,均跨越2047年6月30日,這些土地有機會變成了法律的灰色地帶。

如果你有意在2017年6月30日後,以三十年按揭的方式在港九新界置業,便要留意了。

2047的土地業權不清晰,將肯定影響香港經濟(特別是房地產市場)。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經濟發展,依賴香港這個重要的離岸金融中心(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有企業、公私合營企業和民營企業均依賴香港上市集資,人民幣國際化策略透過香港來執行),一旦香港政治不穩,中華人民共和國經濟同樣受損。

 

相信我(或其他人)30年吧

如果說北京最終可解決以上香港人的疑慮,肯定不會有人相信。浙江省溫州的業主終於意識到,含糊且不一致的業權法律條文是個嚴重問題,而他們正為此問題煩惱。

部份溫州的業主發現,他們手上持有的二十年土地使用權證限期即將屆滿,且被迫支付數以數十萬人民幣的「土地使用權轉讓費用」,以登記新的土地使用權證。這筆「土地使用權轉讓費用」,介乎物業成交價的三分之一至一半不等。

這宗事件已成中華人民共和國全國的問題,原因是《城市土地管理法》和《物權法》有關土地使用權限期的定義有衝突。《城市土地管理法》稱,政府有權分別收回土地使用權已屆滿,以及未能有效延續土地使用權的土地,期間毋須支付賠償金。可是,《物權法》表明,住宅用地的土地使用權,一旦限期屆滿將獲自動續期,期間政府不能在沒有支付賠償金的情況下,強行收回土地使用權限期屆滿的住宅用地。香港屆時會否出現類似情況,現時沒有人知道。

 

香港人、香港政府和北京越早坐下為這個香港最大的不明朗因素商討並得出解決方法,香港和北京各界,以至國際社會,便越早有投資這顆東方之珠的信心。香港年輕人視港獨為解決2047年後連串問題的其中辦法。投資者也希望看到解決這個問題的時間表。假如北京在主權上採取強硬立場,只同意拆除中港邊界這個辦法,將難以令香港的年輕人、業主或投資者對香港未來有信心。假如有其他辦法解決這一連串問題,相信很多香港的年輕人、選民和願意投資香港未來的人均會洗耳恭聽。


 

Benny Kwok

Benny Kwok

Benny Kwok is a Harbour Times journalist following Hong Kong affairs, especially targeting political and business inner circles. He earned his bachelor’s degree majoring International Studies in City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and obtained his master degree of Asian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 in CityU of HK also. He worked for Hong Kong Economic Journal (HKEJ) as the International News Reporter before joining HT.
Benny Kwok
Benny Kwok the author

Benny Kwok is a Harbour Times journalist following Hong Kong affairs, especially targeting political and business inner circles. He earned his bachelor's degree majoring International Studies in City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and obtained his master degree of Asian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 in CityU of HK also. He worked for Hong Kong Economic Journal (HKEJ) as the International News Reporter before joining HT.